编者的话:“我爱你,中国”不仅仅是一个词,一首歌,也是一个触动心灵的过去和故事。为了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环球时报》特别采访了各个领域的许多代表人物,请他们讲述“我和共和国的故事”。相关采访视频即将上线,请关注。

我在生活中也经历了一些起伏,这与共和国的兴衰有关。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两场战争。一场是反对美国援助老挝的战争,另一场是科索沃战争。

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国组织了对美援助越南战争和对美援助老挝战争。当时,作为军事工作组的成员,我参加了对老挝的战争。出国时,每个人都可以给他的家人写封家信,写几句话,但他不能透露自己的下落。当时,我写了这么几个字:“青山里埋着许多忠诚的骨头。他们为什么要穿着靴子死去?”这是我父亲曾经给我读过的一首诗。我想当我把这首诗送回家时,我的父母会知道我的。虽然我没有透露我在做什么,但他们知道我在为国家服务。人生可以战斗几次,我战斗过一次,为国家而战!

科索沃战争结束后不久,军事科学院组织了一个代表团访问南斯拉夫,进行实地调查和友好访问。当我到达南斯拉夫联盟共和国贝尔格莱德时,我充满了悲痛和愤慨:一个主权国家被霸权主义力量摧毁,它的建筑千疮百孔。当我到达我在南斯拉夫的大使馆时,这种情绪达到了顶峰。我们向许星湖和其他在战争中牺牲的烈士致敬,并在大使馆前敬献了花圈,站在那里。所有的士兵都流泪了。我们强烈感到一项使命,即我们国家的尊严应该由我们的士兵捍卫。如果我们落后,我们就会被打败。那真是令人讨厌。从那以后,我回到了军事科学院,更加自觉地学习军事理论,特别是现代战争的研究。

从南斯拉夫回来后不久,我有机会作为访问学者去美国。我曾经去大西洋理事会参加一个座谈会。我刚刚会见了美国驻北约总司令克拉克,他在安理会会议上做了汇报。在他的汇报报告中,他谈到了美国在科索沃战争中的整体组织和协调有多完美,以及他们的武器有多精确。记者提问结束时,我站起来说:“今天我想问一个问题。你是怎么用如此完美的行动和如此精确的武器炸毁我们在南斯拉夫的大使馆的?”一片哗然,克拉克很尴尬。

现在,中国的国防实力已经进入世界第一队。有人称之为“中国的军事威胁理论”,但我认为这是和平力量的增长。世界不能打一场大战的原因是中国的国防起着重要的制衡作用。我们建议在本世纪中叶达到世界一流的军事水平,也就是说,我们还不是世界一流的,我们现在正在努力,而不是完成。

一个强大的国家必须有一支强大的军队,而不是一支强大的军队。这个国家至多是一个“富国”,永远不会成为一个“强国”。我们总是说大国之间的竞争不是关于“体重”,而是关于“力量”,不是关于“脂肪”,而是关于“肌肉”。这种“肌肉”和这种力量是我们的国防力量。只有有强大的国防,我们才能有民族尊严。只有让士兵有尊严地站立,中华民族才能有尊严地崛起。

上一篇: 外媒《死亡搁浅》试玩感受 超强代入感,宛若经历噩梦

下一篇: 三季报预告披露来了 坚瑞沃能亏损最高达32亿